• 祖母的最后时光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再有一个月,就是祖母99岁了。祖母的生日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,从没有忘记过。我对祖母的感情很深,从小,我就是祖母带大的,长大了,无论在外地上学,还是工作了,每当到了祖母生日那一天,我就会回到家乡,给祖母买个生日蛋糕,再磕几个头,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仪式。

      

      大概在祖母90岁的时候,我对祖母说,我一定要给她过百岁生日。

      

      祖母听了,伸出她那苍老,但依然柔软的手,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脸,说道,我的好孙子,谢谢你啦!活的太久了,我要走了,我要去和老头子见面去了,那时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

      

      祖母说这话时,声音有些激动,她似乎已经等待太久了,等得她有些急不可待,就像是赴一场约会,心如鹿撞。

      

      祖母30几岁时,祖父就去世了,从此,再也没有改嫁,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几个孩子哺育成人。据说,祖母年轻时很漂亮,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。当年,祖父是村子里戏班子一个唱戏的小生。他用一句句字正腔圆的唱腔,终于赢得了祖母的芳心,将祖母娶回了家。从此,俩人琴瑟和谐,过了十几年,养育了三个孩子。祖父因病去世后,许多媒婆找上门来,要给祖母说亲。

      

      那时,祖母依然年轻美貌,丰韵犹存。祖母听了媒婆来意,总是淡淡地说道,他不曾离我远去,他就在我身边,他的唱腔,依然在我耳边响起,我的心,再也装不下别的人了。祖母说着,一脸平静,没有一丝悲伤。

      

      抗日战争时期,县城的一个伪警察局长,看到祖母美貌如仙,把他的心撩的魂不守舍,三天两头来提亲。谁料,被祖母一顿臭骂,将伪警察局长拒之门外。伪警察局长不甘心,派手下的人将祖母抢到县城,想要强行成亲。祖母依然义正词严,柳眉倒竖,宁死不从。伪警察局长将祖母关了三天,祖母不吃不喝,依然不从。伪警察局长无奈,怕闹出人命,只好将祖母放回了家。

      

      从此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,再也没有人给祖母说过亲,因为大家知道,在祖母的心里,那个人一直陪伴在她身边,她从没有感到孤单过,她过得一直很幸福。

      

      我常常问祖母,祖父长得什么样?

      

      祖母听了,苍老的容颜露出一红幸福的红晕,她深情地说道,他长得很英俊,个子高高的,皮肤白白的,眼睛很明亮,他的戏文唱得很美,戏台上,他的唱腔悠扬、婉转,吸引了许多戏迷。那时,许多女孩子都追求他呢,可他却偏偏只看上了我,天天在我窗前唱情戏,最后,把小鸟都唱得停止了鸣啭,躲在树枝上,害羞地聆听他悠扬、婉转的唱腔。

      

      我躲在窗后听着,听得脸羞红,心乱跳。终于,他把我心唱软了,我轻轻地打开窗户一条缝,说道,进来唱吧,再唱,让大家都听到了。他听了,轻轻地应了一声,然后喜不自禁地跑了进来。

      

      就这样,他把我唱到手了,也得到了我一颗心。从此,他把我当作个宝贝似的宠的,我一直得到他的爱。

      

      祖母说道这儿,目光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好像她就依偎在祖父身边,从没离开。那一刻,我感到心灵上一种颤抖,爱,对祖母来说,是那么刻骨铭心,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化,相反,却依然一往情深,爱得淋漓尽致,爱得浓情蜜意。

      

      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,我才知道,祖母近来身体状况很不好,母亲低声说道,祖母好像要走了。

      

      我匆匆赶到乡下,我把祖母的生日蛋糕也带回来了。祖母躺在床上,看到我回来了,眼睛一亮,嘴唇努力翕动着。我赶紧伏下身子。祖母伸出她柔软的手,抚摸着我的脸,喃喃地说道,我又看到他了,他在向我跑来,我就要见到他了。

      

      我听了,不禁泪流满面。这个时候,祖母心中看到的,依然她心爱的人,她的爱,依然是那么年轻、痴情。

      

      我含着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泪水,将一小匙蛋糕放在她的唇边,她轻轻地咂动着嘴唇,低声说道,他就喜欢吃蛋糕呢,我要带给他尝尝。

      

      时间在悄悄地流淌,祖母的生命仿佛在一点一点地熬干。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,祖母显得很平静,她的眼睛有时慢慢地睁开,像在想着什么,然后又轻轻合上,带着幸福的笑意。

      

      我伏在她的头前,我感到从她鼻孔下呼出的气息,轻轻的,有一些微微的热浪。

      

      看到床前聚拢上许多人,祖母微微皱着眉,轻轻地说道,你们都走吧,我要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,你们不要打扰我。

      

      亲人们听了,黙默地相互慢慢地退出房间,没有发岀一丝声响,只有橱柜上的闹钟,在不紧不慢地发出“嘀嗒、嘀嗒”地声响……

      

      天边泛出了鱼肚白,又是一天来临了。我悄悄地走进祖母的房间,房间里的闹钟,还在不紧不慢地发出“嘀嗒、嘀嗒”地声响。我缓缓地走到祖母的床前,发现祖母像是睡着了,嘴角还有一丝蛋糕,脸色很慈祥,似乎还有一丝笑容。我把手轻轻地放在祖母鼻孔前,顿时,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    

      我退出屋外,流着泪,对母亲说道,祖母走了!

      

      母亲一惊,眼圈一红,说道,轻点声,别惊扰了祖母,她是睡去了,在天国里,她又能见到他了,她又能听到他悠扬的唱腔了,她是幸福的!

      

      祖母平静地走了。她似乎只是赶赴一场约会,在另一个世界里,她和她的他永远在一起,再也不分离了。这一天,她似乎等待许久了,她走时,脸上依然浮现出一缕羞涩的红晕,那优美的唱腔在她耳旁,一刻不曾停顿过,真真切切,如梦如幻……

    上一篇:时间给人的报酬是惊人的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